婚姻的迷思 vs. 夫婦懇談會的使命與挑戰

張宏秀
作者為婚姻家庭治療博士現定居美國德州達拉斯市

我1995年參加美南第二屆夫婦懇談會,從第二年起便參予培訓分享夫婦的工作至今。回顧八年的過程,得到許多酸甜苦辣、爭扎與成長的經驗。我越來越看到參予夫婦懇談的工作或陪伴夫婦們,是一個來自天主的召叫,不論「環境順逆」,我們都在服務的過程中答覆天主,在祈禱中讓天主指導我們的工作。

婚姻,是一個長期抗爭的過程。婚姻的戰場上,配偶並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我們真正抗爭的對象是不清楚或錯誤的價值觀。我們及我們的配偶都只是受害者。不清楚的價值觀讓我希望有好的婚姻,卻永遠把婚姻放在生命的第二或第三個順位。我們覺得我們也「間接」的在為婚姻而努力,像是努力工作或把小孩照顧好。但我們的努力常事倍功半,甚至無功而返。

不清楚或錯誤的婚姻價值觀來自對父母的婚姻價值觀或社會文化中對婚姻思空見慣的想法,不經檢查就照單全收。因此,婚姻的尊嚴不再完整,或甚而淪為買賣交易的工具。當婚姻的尊嚴沒有保障時,婚姻中的人及其關係又算得了什麼呢?婚姻中的兩個人 (孩子們的父母) 不再算什麼的時候,孩子的尊嚴、幸福、與未來又在那裡呢?當婚姻的神聖性腐壞了,孩子心靈受傷了,社會 (人類) 的未來還有遠景嗎?夫婦懇談會的可貴就在於許多夫婦因為參加而有機會停下來省思自己的婚姻現況,並有意識的選擇正確的價值觀及學習經營婚姻關係的方法。

在錯誤價值觀的影響下,中國人對婚姻的迷思 (Myth) 或「神話」帶給我們不少挑戰與辛苦。現分享三則與夫婦懇談會最息息相關的迷思,讓我們「共勉之」!

一、婚姻就是一起過日子。過日子有什麼難?有什麼需要學的?我們的父母不就是這樣,也過來了嗎?何必這麼彆扭。要談,在家裡自己談談就好了。幹什麼還要跑出去?家裏有忙不完的事,不是嗎?婚姻是自己的事,我們管不到人家的,人家也別來管我們的。

二、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誰家沒有點麻煩呢?把道理講清楚就沒事了;要不然就忍耐一下就過去了,反正家和萬事興。越談事情就越多、越麻煩,只要能哄就哄,能躲就躲,讓自己忙一點,不要去想那些煩人的事,就好過多了,時間自然會解決問題的。

三、我們(夫婦)沒有什麼問題,不需要溝通。有什麼好說的呢?各過各的不是很好嗎?我們的默契也很好,什麼事怎麼做,這些年過下來也很清楚了,還要談什麼呢?有些夫妻一天到晚在溝通,又怎麼樣呢?還是繼續在溝通啊!問題也不見得解決的了。我們不需要溝通,難道還不好嗎?

第一個迷思代表的錯誤價值觀是︰婚姻是不學而能的。婚姻是把自己份內工作做好,關係太不實際,也不需要經營。只要仿傚父母的方式過婚姻生活即可。家醜不可外揚,婚姻應是封閉性而非開放性,因此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第二個迷思代表的錯誤價值觀是︰婚姻關係中最重要的事是講道理。只要會講道理,沒有不能解決的問題。如果問題不能解決,就是對方不講道理,對方有問題。此時當事人就用「壓抑」或「轉移」的心理來逃避婚姻的困難。「道理」反而淪為不尊重「感受」或「需要」的工具。

第三個迷思的錯誤頗具文化代表性︰傳統中國的婚姻模式裡,婚姻關係是隱藏於夫婦角色功能內。夫婦如何溝通或建立關係是次要的問題,只要這對夫婦上能侍奉父母公婆,下能生養子女,他們的婚姻就算成功了。在這種文化背景影響下,溝通被當做解決問題的工具。一般人對溝通功能的肯定或否定,就取決於溝通是否能解決紛爭。事實上,婚姻溝通的「分享」幅度重於「工具」幅度。一旦夫婦能在平日多分享彼此的生活經驗及想法,彼此互相瞭解的程度就會與日俱增,婚姻關係也自然往成熟的方向經營。當夫婦有衝突或需要討論問題解決之道時,溝通會成為利器。反之,平時不練習,待有衝突時才抱佛腳,溝通的工具也不會派上用場,這還是跟用工具的人有關!

夫婦懇談會的工作是神聖的,因為它不是普通的社教公器,而是具有福音價值觀及福傳幅度的使命。福音價值的核心是無條件的愛及對婚姻尊嚴的肯定。福傳幅度是展現在有信仰的夫婦以言以行表達他們對人的關愛與鼓勵。夫婦懇談會也是一個為主耶穌做見證的地方,因為別人看到我們的理念、愛心與力量來自基督 (信仰) 及教會。

事實上當在辦懇談會時,不論我們的信仰,我們都一樣地要面對不清楚或錯誤的婚姻價值觀帶給我們的挑戰。這個價值觀所表達的是以物質、自我中心或父權社會為夫婦所定義的權利義務為重點的婚姻。因而,以傾聽、尊重、分享為核心的婚姻價值觀是不被肯定的,或甚至是被忽視的。讓我們一起為同樣的理想及信念而努力,讓我們為彼此的團體代禱︰求聖父、聖子、及聖神帶給我們豐富的活力、分辨的智慧及所需的一切恩寵。阿門!